焊炬

许洪键:做好疫情防控,尽快恢复生产,是最大贡献

许洪键:做好疫情防控,尽快恢复生产,是最大贡献

我们国家的整个钓具行业和钓鱼运动,二者都处于失控状态,钓具失控,体现在盲目上马、盲目生产,国家对这个行业缺乏宏观指导,导致库存量都很大。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做过严谨的市场调研,都在跟着"大师"走,比如搞黑坑,搞赛事,搞高额奖金,钓具行业为此所误导。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钓小鱼,是钓具行业的灾难来了;钓黑坑,是我们的末日来了。

《垂钓》杂志抗“疫”专刊正式上线! 践行媒体责任,凝聚中国力量

本次采访的主角是杭州富凡实业有限公司(原杭州红健钓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洪健,他作为外销型渔具企业的代表,接受了本刊的采访。

原本,我们打算跟他在今年的天津春展见面,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展会无法举行,于是采访变成电话形式。

2月17日上午,记者第一次拨打许洪键的电话时,无人接听,随后再次拨打,电话接通。他正在开办公室的门,企业即将复工,他来察看疫情防控措施的准备情况。

《垂钓》杂志:企业何时复工?

许洪健:政府已经批复2月15日复工,但我出于安全考虑,避免因小失大,所以我安排20号复工,利用这5天时间,给一些外地返厂的员工采取隔离防疫措施。

我们的隔离场所就是公司宿舍,都是拎包即住的标间宿舍,有空调、浴室、电视,让他们在自己宿舍自行隔离后再上班。

非重点疫情地返回的员工隔离一周,重点疫情地的员工则暂缓到杭州,待疫情结束后再回杭州。我们给非重点疫情地的员工开具复工证明,配合杭州的二维码分级防控手段,确保复工安全。

红健是正规企业,在钉钉软件刚推出的时候就给员工在钉钉建立了员工档案。

现在,重点疫情区和非重点疫情区的员工都可以自己的所在地进行二维码分级和健康登记,重点疫情区的是红码,非重点疫情区是绿码。

政府利用这一防控手段,规定持绿码者可进入杭州,但想要复工,工厂必须拥有环境良好、满足隔离条件的宿舍,生产区跟食堂必须是分开的两个区域,只有符合这类条件的,才允许复工,我们正好符合,才拿到复工批文。

杭州市规定,企业复工须签订相关责任书,工厂跟开发区要签责任书,员工要跟企业签承诺书;依据相关的文件,企业须给每个员工建立员工档案表,提供企业完整的花名册,在复工的时候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严格消毒、测温,给员工发放口罩、84消毒水、酒精等消毒品。

为了更为有效地进行消毒,开工后,我们将在每个车间安装等离子消毒器和紫外线灯,它们的效果要好过84消毒夜。疫情结束后,我们依然会进行消毒,计划在每天下班后,早晨5点前,都进行消毒,这种消毒将常态化,以防我们的员工和企业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受到伤害、遭受损失,这方面我们做得比较周全。

红健一共有200余名工人,复工者100余人,这是出于员工和企业的前途考虑,避免因小失大。杭州有一家企业,12日复工,13日发现一例确诊患者,企业租下一家酒店,所有员工都不准回家。防控措施,还是做得细一点好。

《垂钓》杂志:疫情情况下,既定的年度销售目标出现多大缺口,如何恢复生产?

许洪健:既定的年度销售目标肯定完成不了,我们只能号召员工加班加点,比如双休变单休,比如以往每周一、三、五加班,现在每周一、二、三、四,或一、二、三、五加班,这样才能保证交货。

我们是出口型企业,仅2月份,我们就有6个货箱无法出口。我们已经向客户做出解释,客户也表示理解。我们的外经贸部门也给企业开具了国家有关证明,遇到有的客户以我们违约为由要求赔偿或走空运,国家开具的这个证明就可以保证企业免责。

《垂钓》杂志:疫情对企业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多少?

许洪健:损失能达到年产值的20%,我们争取把损失降到10%。作为正规企业,我们给所有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企业再困难,也不能中断缴纳,工资和超产奖金,一分都不能少。

政府也为企业出台了项扶持政策,如免去这两个月的增值税和所得税,免去上年度企业员工医疗保险费的50%,开发区还有一项政策:被隔离的员工能得到适当的补贴,大概200~400元/人的标准。被隔离的员工,按照规定,企业要给他们照常开资。企业要想渡过难关,主要还得靠企业自身。

《垂钓》杂志:企业这时应该做什么?

许洪健:对于社会上的募捐行为,作为企业主,我个人的态度是:企业尽快复工,生产恢复正常化,才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我今天来公司,就是特意来看一看复工的准备情况。包括政府在内,有人问企业是否需要捐助,我的态度是不用捐。

如何渡过难关,归根到底是企业自己的事,企业能尽快复工,尽快恢复生产正常化,就是对国家、对企业、对开发区、对员工最大的贡献。

《垂钓》杂志:疫情对渔具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许洪健:这次疫情跟2003年非典完全不同,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时,渔具业反倒逆势向上。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同,因为政府此次号召大家不出门,所以对渔具行业是有影响的,不过相对其他行业来说,影响较小,毕竟渔具企业能通过提高员工待遇的手段,鼓励员工加班加点,尽量挽回损失,真正损失巨大的,是我们的餐饮业、酒店业、旅游业等其他行业。

《垂钓》杂志:作为出口型企业,对于疫情所造成的影响,我们有哪些切身感受?除了加班加点这种劳动密集型手段外,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弥补销量缺口?

许洪健:企业受影响,这是客观存在的,但相对来说,我们的客户还是比较理解的,我们在给对方发去邮件进行说明之后,对方都表示理解,表示你们复工后,抓紧生产,尽量给我们早一点发货,我们就非常感谢。

对方也只能如此,这种事情是不可抗因素,我们只能加班加点,让干部下班后也到一线车间去,给他们些津贴,把没干完的活争取尽快干完;再给员工鼓鼓劲,讲讲愿景,谈谈梦想;再看看设备、工艺有没有需要改进的。

不过,更新设备、改进工艺,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因为这不是本企业能独自解决的事情,还要涉及其他企业,而其他企业也面临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他们能不能正常复工?这都未可知。不可预测的事还有很多,所以我们只能首先把希望寄托在企业自身,调动自己能够调动的力量,靠自己、尽最大的努力,让企业、让国家减少损失。

《垂钓》杂志:疫情拐点可期,渔具行业的拐点何时出现?渔具行业存在哪些问题?

许洪健:我们国家的整个钓具行业和钓鱼运动,二者都处于失控状态,钓具失控,体现在盲目上马、盲目生产,国家对这个行业缺乏宏观指导,导致库存量都很大。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做过严谨的市场调研,都在跟着"大师"走,比如搞黑坑,搞赛事,搞高额奖金,钓具行业被此所误导。

钓鱼行业"拐点"这种说法本身是不成立的。我认为钓具行业应该回归钓鱼的本质。钓鱼的本质是什么?不是让你钓黑坑,去拿大奖。钓鱼本身就是锻炼身体、修身养性、陶冶情操、融入自然,这是钓鱼原有的面貌。

我一贯对黑坑、钓小鱼很不认同。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钓小鱼,是钓具行业的灾难来了;钓黑坑,是我们的末日来了。

很多人钓鱼钓出肩周炎、网球肘,这还叫钓鱼吗? 钓鱼不是在伤害自己,不应该伤害鱼。我的一个外国客户曾跟我说,他们钓鱼的时候不会过度遛鱼,鱼已经用自己的身躯供你玩乐,你为什么还去糟蹋鱼?

《垂钓》杂志:保护鱼,跟保护野生动物,道理是相通的。

许洪健:目前,主要证据表明,这次的新冠病毒来自野生动物。我想问你好端端的吃野生动物干什么?吃蝙蝠干什么?吃穿山甲干什么?这次疫情,给我们上了一课。

钓鱼,如果我们不做改变,那么迟早也会给中国的钓鱼爱好者上那么一课,当有一天你没有鱼钓,钓鱼资源消耗殆尽的时候,那就完了,钓鱼文化和钓鱼运动的传承也就不存在了。所以我说钓鱼需要回归,回归它本来的面目和目的——修身养性、锻炼身体、陶冶情操、融入自然。就像这次新冠病毒是因为人类吃野生动物而被感染一样,钓小鱼、网小鱼、电鱼的,这类行径如果不被杜绝,必将在不久的将来给鱼水资源造成严重后果。

路亚钓法,其实就是钓鱼本来的面目,反观我们国家玩池钓的人,参加钓鱼比赛的人,40%都是大肚腩,因为他们为了鱼获,恨不得一直坐在那儿钓,而路亚是运动着的。

我再次强调,钓鱼一定要回归钓鱼本来的面目和目的,那就是修身养性、锻炼身体、陶冶情操、融入自然。

《垂钓》杂志:但现在相当一部分钓鱼人没有你这种意识,他们热衷黑坑,大小通杀,不愿放生。

许洪健:我们不是不可以钓巨物,也不是不能钓小鱼,大小其实都可以钓,关键在于要放生。但是真正能做到的这一点的人占少数。我绝不是危言耸听,将来没资源了怎么办?我们还钓什么?

《垂钓》杂志:这次疫情,我们得到哪些经验教训?

许洪健:2003年非典,我就吃过一次很大的亏,有过惨痛教训,不是一般的教训。2003年4月份,我们搞了一场全国女子钓鱼比赛,当时政府还没发布取消聚集性活动的规定,结果钓手刚到杭州,我们就接到通知,取消一切聚集性活动。这样我就必须管这些参加比赛的人的吃和住,管三天。

非典结束后,下半年的时候我们重启这项赛事,相当于搞了两次比赛,这件事可以说教训惨痛,印象深刻。

今年1月9号,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关于武汉出现类似非典病毒的短信,因为有过非典的教训,我宁可信其有,于是做了些准备,年前我就在企业做了动员。当然,当时官方并没有对武汉的情况下结论,所以我只是说武汉出现的情况有可能给大家、给企业造成不便,所以请大家加班加点,把国外客户年后的一些订单、一些样品,年前提供给客户。我们做到了。

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还是有欠考虑的方面,比如年前我就应该把口罩、消毒水、酒精等消杀防护用品给员工、给企业备好,但我毕竟没法考虑那样全面。我腊月廿九,也就是1月23日去日本度假,1月29日回国,当时很多同胞在日本整箱整箱抢购口罩,我觉得没有必要,于是只买了几十个,结果回国后才发现,国内口罩竟然库存告急,供不应求,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这次疫情还让我得到一个启示:企业要居安思危,有风险意识,要建立风险预估机制,这样才能在突发事件出现时,最大程度地减小企业损失。

在日本度假期间,我通过日本朋友了解到,日本在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生产的汽车,包括出口中国的汽车,后备厢里有一个位置增设了一个应急包,打开应急包,里面有N95口罩、浓缩葡萄糖等急救用品,除了应急包外,还配备防化、防辐射服装。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日本的酒店、商场等人员接触频次高,密度大的公共场所的门口,都提供消毒酒精,每位进出门口的客人都可以进行自行消毒。日本人还有一个观点,即有病时戴口罩比没病时戴口罩重要。这就是做好风险预估,做好应急预案的典型。经过一次教训,他们会做很多防范,这是我们应该借鉴的。

《垂钓》杂志:对于很多企业的募捐报道,您是怎么看待的?

许洪健:我是一个比较敢讲话的人,同时,做企业、做人最起码的道德,我也是讲的。有些企业对疫情区进行捐款,这是值得赞颂的,但对捐款的事情进行炒作,就是缺德的行为了。你如果动机单纯,只想尽企业之责回馈社会,那捐就捐了,没必要大张旗鼓炒作。

总而言之,一个企业主,最重要的就是把企业自身做好,在当下就是做好各项防疫措施,尽快恢复生产、安全生产,这是对国家、对企业做的最大的贡献,而且要未雨绸缪,做长远打算。我们现在马上要投入十几万,在车间安装等离子杀毒器、紫外线灯等消毒设备,疫情结束后,这些设备将继续使用,消毒将成为常态化。

另外,我自己设计了一种可换滤棉的防护口罩,复工后,我们自己的缝纫车间将进行自主生产,出产后配备所有车间,发放给工人。所谓"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企业发展终究要靠自己。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