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连接器

揭露戒网瘾弥天骗局,水妖三战陶宏开

看了最近“深海水妖”与陶宏开的PK,心理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写这篇文章不为别的,只为阐明一些事实出来。很多真相大家可能不清楚,很多细节大家可能没注意。真相应被公众所知,尤其是应该被那些迷茫的家长们所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愿这篇文章能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醒悟。希望大家能够完整的看完这篇文章,了解这些真相。更希望每位有正义感的朋友能够行动起来,将真相转告给更多的人。

公然冒充观众欺骗社会,救救迷茫的家长们吧

“深海水妖”真名陈岚,女作家,同时也是一位魔兽玩家。09年12月20日下午她参加了一档电视辩论节目《民生大议》的录制。与“戒网瘾第一人”陶宏开进行了第一次PK。陶宏开、何维玉、许峰作为节目中的提议团,提议封杀他们认为的那些“不良”网络游戏。同时现场也有家长提出,要把良与不良的网游一起封杀。陶宏开的这种封杀理论被评议团坚决反对。在参加节目之前陶宏开也曾自称有98%的网民在他的博客里反对他。同时节目录制后陶宏开在网上获得的票数仍然不敌水妖的十分之一。但在节目现场,陶宏开却得到了93%的观众投票赞同。这个奇怪的票数之所以形成,是因为陶宏开耍了手段。事实是节目中现场观众几乎全是从陶宏开戒网瘾夏令营里带出来的家长!这是水妖在博客里揭露的内幕,更是今年1月15日节目播出时展现给全国观众的事实。这次节目、这次投票完全是在弄虚作假、伪造民意、欺骗社会。

我下面具体的举几个例子:比如节目中的何维玉其实追随陶宏开已长达5年之久。而许峰则是所谓绿网联盟的一员,网名叫魔神,这个联盟人数极少,其名誉顾问却是陶宏开。从节目现场也能看到该联盟的会员“旋影神(网名)”正坐在“水妖”的身后,冒充中立观众参与投票。节目后半段来的那位25岁还靠妈妈供养的程岳,更是在多年之前就开始与陶宏开合作。并参与拍摄了一期广受网友诟病的节目《经济半小时:揭开魔兽世界的真面目》。当《民生大议》播出时,我也发现节目现场的观众居然个个面熟。如果你看这类话题的节目比较多,你也会认出很多的熟悉面孔。甚至在节目进行中,陶宏开随便点个名字,都会马上有人站起来发言。《民生大议》的节目现场,已经变成了陶宏开的网戒夏令营。整个节目变成了一场自欺欺人的舞台剧。

家长们的脑子里仿佛就剩下了一根筋,这跟筋被他们拥簇的陶宏开大教授牵控着。家长们就像一个个木偶,一条心的把自己所有的责任放弃,把所有的过错推卸于网游。气的现场嘉宾大声疾呼:“救救这些家长吧!你们只知道把责任推给别人,你们都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你们去哪了?连我这种不玩游戏的人都被你们逼急了!”当主持人倪萍问到:有多少人认为孩子得“网瘾”家长自己有责任的时候。这些家长们却沉默了,只有评议团的嘉宾、玩家和几个年轻人举起了手。而这些在节目中无比煽情的家长们,却几乎没有人敢举手承担这份为人父母的责任。叫人寒心,叫人感叹!

整个节目现场已经变成了一个狂热的、不讲道理的批斗大会,时光仿佛倒退回到四十年前。在这些家长的眼里只有自己的陶教主和这个野蛮的乌托邦。甚至连身体健康、事业有成的嘉宾们都被这些家长扣上了“网瘾”的帽子,被讥讽和嘲笑。我无法想象,像这样一群家长,他们的孩子每天会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我为那些孩子感到伤心,为这些家长感到羞耻!这样的一期节目很经典的成为了中国家庭教育的反面教材,成为了一出闹剧、一个耻辱。

1700万网瘾青少年数据竟是炮制捏造而成

节目中的家长和提议组每次面对评议团嘉宾的提问,最后总会理屈词穷。其言论毫无逻辑性,有点文化的人就能看出来。但他们理屈词穷后总会把问题抛给“1700万网瘾青少年”这个万能借口。“1700万网瘾青少年怎么办?”、“1700万受苦的家庭怎么办?”、“1700万网瘾青少年这个数字怎么来的?”对于这个问题我今天就告诉所有人,1700万网瘾青少年这个耸人听闻的数字是不真实的!我现在就来说一下这个数字到底是怎么来的。

2007年12000份调查问卷在12个城市发放,回收有效问卷11023份。这1700万网瘾青少年的数字就是通过这次调查炮制出来的。在整篇问卷中,真正判断“网瘾”的标准的必要条件居然只是一道题,意思为:你是否认为上网给你的学习或工作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如果你选“是”了,那么很不幸你就直接满足了网瘾的必要条件。这道题是问卷的第14题。

当然还有3个充分条件,分别是第11题、第13题和第16题,题目意思依次为:

你觉得在网上比在现实生活中更快乐或者更能实现自我么?

每当因特网的线路被掐断或由于其他原因不能上网时,你会感到情绪低落、无所适从或者烦躁不安么?

你是否向亲人隐瞒上网时间?

而规则却是这样:在必要条件(问卷第14题)满足的情况下,只要在上述充分条件里满足了其中一条,该网民就直接被划到了“网瘾”青少年的人群中去了!也就是说两道题决定一切,不管其他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只要按规则满足了两道题,就肯定逃不出网瘾的圈子。这个荒诞的标准让参与调查的9.72%的人被划到“网瘾患者”的人群中。同时2007年25岁以下网民的人数为1.7亿,所以1.7亿乘以9.72%最后就诞生出了这个所谓的1600多万将近1700万网瘾青少年的数据。

事实上,这可笑的规则根本就无法判断“成瘾性”这个医学概念。比如拿炒股来说。如果这个炒股的是个学生,他上网盯盘,就会给他的学习带来不好的影响。如果这个炒股的是个年轻人,上网盯盘,就会给他的工作带来不良影响。如果是个大妈,天天炒股不出门当心血糖血脂会升高。当然如果他们炒股的时候网被断了,那何止会烦躁不安?说不定还会大发雷霆。IT行业网断了根本没法工作。上网娱乐时比现实更快乐这也是自然的,你看电视不比现实更快乐么?至于“向亲人隐瞒自己的上网时间”,至少我亲人从来不过问这个,我也从没有上网计时这个奇怪的习惯。整天盯着别人上网时间的人才不正常。互联网发达的英国也做过类似的调查,结果76%的英国网民符合了这个类似的荒诞标准。我再强调一次,这个调查是两道题就决定网瘾,毫无道理。

1700万网瘾青少年这个耸人听闻的数据,就这样被简单粗暴地炮制出来了。其后又演变成“1700万个受苦的家庭”、“ 1700万青少年打骂父母不上学了”等等。戒网瘾专家教授们就是这样通过捏造数据、夸大“网瘾”危害,实现为自己牟取暴利的目的。

陶宏开代表不了任何人,千万玩家支持水妖

2010年1月12日“深海水妖”与陶宏开进行了第二次PK,这次PK在网络上全程直播,广受网友们的关注。在PK开始时,水妖与陶宏开都称自己得到了广大玩家们的支持,那么到底谁说的是实话?谁又在撒谎呢?我们分析一下便知。

水妖:我后面有千千万万的玩家支持。

陶宏开:我后面还有亿万的玩家支持呢。

水妖:你凭什么代表我们玩家。

陶宏开:我根本没有代表你们玩家说实话。

到这里就太好笑了,陶宏开教授前一句话还说自己有亿万玩家支持,后一句话又说自己根本没有代表你们玩家说实话。前后自相矛盾,陶教授您说话还有个谱么?

这里还要把话说清楚,1月11日共有16700多位玩家举办线上活动支持水妖。水妖说有千千万万玩家支持,有理有据。而陶大教授张口就亿万玩家支持不知从何而来?您被广大玩家骂成千夫指,这个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了。您怎么能当面撒谎呢?您今天说自己有亿万玩家支持,明天又说自己受到全国全社会的支持,真是可笑至极。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